申花恢复备战四将推迟归队 两名未报名球员也加入训练

申花恢复备战四将推迟归队 两名未报名球员也加入训练
来源:丁梦婕申花发布  申花抵达大连人青训基地以来,全员按照防疫要求进行全封闭式隔离,其间接受了多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在隔离满10日后,申花已获得相关部门的准许,从5月18日开始可走出房间前往大连人青训基地足球场逐步恢复训练。  不过,申花队尚未完全解除隔离,需在当下驻地继续展开为期七天的自主隔离观察,如一切顺利,全队将在解除隔离后正式进入赛区。  备战重回正轨,活动两点一线  根据中国足协的方案,新赛季中超联赛基本定于6月3日开幕。如这一方案最终落地,那么目前留给申花备战的时间仅剩两周左右。主教练吴金贵和他的教练团队不仅需要通过训练尽快调整球员的身体状态,还需要考虑如何弥补近三个月的长期集训过程中缺乏热身赛实战演练的问题。  申花新赛季的备战从3月3日开启,后因疫情防控等原因自3月7日以来一直处于封闭备战的状态。5月7日,备战地点从上海变为大连后,申花首先按照“足不出户”的要求展开为期10天的隔离。因条件有限,球员在此期间只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身体训练。  5月17日,全员通过了10日全封闭隔离期内最后一次核酸检测全阴的证明,随即得到当地相关部门的准许,于5月18日开始可以走出房间并前往赛区方面安排的距离基地宿舍几步之遥的足球场进行训练。室外训练期间,球队将继续遵循防疫规定,活动轨迹为“住宿楼、训练场”两点一线。申花近期的训练以恢复为主,训练强度将循序渐进,至此,球队备战重新回到正轨。  目前,共有33名球员正跟随申花展开备战,包括吴曦、朱辰杰、蒋圣龙、孙沁涵四名从U23国足归来的球员。温家宝在之前的U23国足集训中受伤,因此推迟报到时间。目前,他身在大连的家中,预计下周来到大连人基地与申花会合。  从2001梯队提拔的小将周正凯和蒋志鑫之前没有随球队合练,入选新赛季大名单后,两名球员未能和大部队一同出征大连,暂时缺席训练。申花新赛季一线队35人名单中包含两名外援,巴索戈在球队出发前顺利到队并随队抵达大连。另一名外援博拉尼奥斯在5月中旬从厄瓜多尔出发飞抵中国,正按照相关防疫要求隔离。  在33名随队训练的球员中,还有两名与俱乐部有合同在身但暂未报名的球员,分别是徐友刚、杨泽翔。徐友刚上赛季租借加盟淄博蹴鞠,杨泽翔上赛季从大连人转会加盟申花后被租借至成都蓉城,两名球员本赛季回归申花,因名额问题暂时没有完成注册报名,但还是一直跟随球队训练并抵达大连。未报名球员将为球队征战联赛过程中的突发情况做好准备。  以赛代练,克服精神疲劳  根据中国足协之前下发的通知,被U23国足征调球员的各级联赛俱乐部在总报名人数、U23出场政策等方面可做出相应调整。如今,杭州亚运会确定延期举行,但U23国足出征7月中旬“东亚杯”的计划不变,球队仍将正常集结备战并出国比赛。届时,足协发布的“多人征调补偿政策”是否依然适用、被U23国足征调球员的各级联赛俱乐部在总报名人数上是否会产生变化还有待确认。  一旦“多人征调补偿政策”依然适用,徐友刚等球员最快可在7月前及时递补报名参赛。此外,未报名球员之所以随队训练也是为新赛季密集赛程所做的准备,如有球员受伤,申花便可在二次转会窗口打开后第一时间对符合比赛条件的人选进行补报。  尽管申花的训练已逐步恢复,但长期封闭集训对于全队上下仍是不小的挑战。吴金贵曾表示,教练组在封闭训练期间更多地做的是心理上的按摩,“要让队员们调节心态,克服长期封闭的困难,尤其是精神上的疲劳。尽管现在还不能够确定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但从球员的表现来看,大家都在克服。疫情常态化下的联赛是比较特殊的情况,每个球员正在经历一个特殊时期,而这也是一种历练。”  除了身体和精神层面的考验之外,申花还需应对缺乏热身赛的问题。3月下旬,申花曾计划与当时同在上海集训的U21国家队进行两场热身赛,但该计划因疫情取消,申花只能以队内对抗赛代替热身赛。此后的4月和5月,球队不得不在基地独自训练,无法实施热身赛计划。  如今随着中超开赛日益临近,阵容大幅度变化的申花不仅需要通过热身赛检验集训成果和磨合的程度,也需要以此调整状态并适应正式比赛的节奏,从而避免联赛开始后的受伤风险。  不过,缺乏热身赛的申花并非中超个例,多支球队在疫情的影响下大多难以实施热身赛计划,对于其中一些人员变化较大的球队,也许只能寄希望于中超尽快开赛、通过正式的联赛来加快磨合了。  图文编辑 吴钧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